T-T-LEE

不到六点醒来,这是二十多年的习惯,曾经的困极才眠,到现在也常有之,不想就此结束一天,其实也想睡得更安稳吧。窗外响起了风声,突然感到了一丝寒意,已无睡意,又开始胡思乱想了,想到该如何维系彼此的关系,像失去灵魂的躯体,原来我是如此脆弱,出了什么错,忧愁它总爬上心头。

评论

热度(7)